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招人烦,意味着云办公爆

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招人烦,意味着云办公爆

时间:2020-03-23 16:4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8:43:23 正经社

屁股坐在谁怀里,决定了为谁服务?

文丨瑞新 编辑丨杜海 来源丨正经社

疫情之下,云办公迎来爆发式增长。钉钉、企业微信以及刚刚推出的飞书,都分别获得了自己拥趸的支持。在1月底因下载人数过多被迫增加服务器的表现,也从另一个方面证实了这一点。

对一直以来处于小众创业领域的云办公来说,这可能是一场逆势赶超的机会。而为了配合在线教育以及其他在线领域的发展,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三家,都不约而同地为学校在线教育开辟了专门通道。

然而,作为最大在线教育承接平台的钉钉却获得了学生们的一致差评,甚至把各大平台的评分都拉扯到了两分以内。

钉钉公关部门后来的运作,被很多人认为是经典。漫画形式的跪地求饶代表了他们熟知的青少年心理;大范围利用媒体讲述在线办公和在线教育的未来,是他们堵住专家和家长、学校、老师悠悠众口的手段。

但是,真的只是因为学生们的投诉,才造成钉钉们的评分偏低吗?据新闻报道,钉钉目前已趁机挺进了日本市场。很多有心人却发现,在日本的各大下载平台中,钉钉的评分只有2.6分,甚至很多评论指出,其只考虑老板的感受,忽视了员工,非常不人道。

也许,来自日本市场的反馈,向我们揭示了可能性的另一面。

01

先天性缺陷

回过头来看,以钉钉为代表的在线办公软件市场,有着自己先天的缺陷。

钉钉最早脱胎于“来往”。当年,为了推广如今已经死掉的这个社交平台,马云甚至在内部邮件中宣布,11月底前,每个阿里员工都必须有100个以上的外部“来往”好友,否则不会发年底红包。

但在腾讯微信和QQ强大的社交关系链下,马云推广“来往”的所有努力,都如猴子捞月一般化为了泡影。2015年11月,“来往”正式更名为“点点虫”,从熟人社交软件转型为主打阅后即焚的私密软件。同时,整个团队在阿里的地位一落千丈。

来往的创始人和团队的领军者、花名“无招”的陈航不想放弃。在推广“来往”过程中,他发现后期上线的一些关于企业的功能,得到了很多使用。

于是,他萌生了在“来往”基础上进行企业办公软件创业的想法。在提出这个想法的最开始,“管理层十几个人,从产品技术到设计,所有人都反对”。

但他仍然坚持了下来,并得到了张勇等阿里高层的支持。而这个被陈航挤出来的阿里内部创业应用,就是钉钉。

陈航宣称,钉钉的代表性功能“钉”,是与某公司老板聊天时发现的用户刚需——当然,这里的用户偏重老板群体。

为了取巧,也为了第一时间的市场拓展,钉钉选择了以满足老板的信息化需求为最开始的产品入口。

尤其是当时最让老板们满意的那个“钉一下”功能:不管白天黑夜,老板发出的文字,只要你没有收到和阅读,他都会通过各种方式来骚扰你。

在知乎上,阿里的相关人员还为钉钉的这一个“钉一下”定制了词条:

“钉钉的 DING一下 功能,绝对可以称之为行业idea。虽然钉钉的群聊功能会显示未读的人,对于没有收到信息的用户,发起者可以再次私信,但如果遇到紧急情况, DING一下 功能就可以将内容以电话或短信的方式发送到其手机上,保证工作内容不会被遗漏,这对于团队和企业下达紧急通知来说,确实比较高效”。

这是全部站在老板角度上考虑问题产生的一个功能。老板确实爽了,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下属都必须当做圣旨来执行,否则“钉”你没商量。

但这个钉钉团队引以为豪的功能,却被很多职场人吐槽:有已读回执,回复则工作不分日夜;不回复老板就爆发。还可以钉你,还没有反应,钉钉会给你打电话通知你 删APP?照样钉你没商量。

实际上,钉一下不是企业沟通的刚需,并不能在火烧眉毛时,解决职场人之间沟通的问题。

钉一下最主要的价值,是在事后追究责任时,可以有据可查:我都钉了你了,你却没有回复,所以是你的责任。因此在解决问题时,钉钉并不比电话高效;但在追究责任时,钉钉是有力的证据。

但从日常管理中去分配每个团队的任务,并在事后追究责任和奖勤罚懒,应该是管理层的工作。从某种程度上讲,钉钉这个“钉一下”功能帮助上层高管偷了懒,在基层员工的有效工作时间之外,还很容易侵占私人时间。

后来的企业微信、飞书等,也推出了很多类似的功能。这就带来另外一个截止目前也无法解决的问题:钉钉、企业微信、飞书等在线办公和企业管理软件,被很多职场人认为是企业加强管理的工具,畏之如虎。

02

功能设计的偏离

钉钉的高速发展,以及如今的江湖地位,还得益于另一个功能——打卡考勤。

打卡机器的成本,加上维护成本,让缺乏预算和人手的中小企业无从做起。有了钉钉,就让公司考勤的管理变得简单可控。

这个痛点打得极准。

但很遗憾,这个痛点来源于企业老板对下属的不信任。在一些私企,尤其是中小型民企,老板缺乏对员工的信赖,公司也缺乏精细化管理工作的规范,所以考勤管理尤其被重视。

这些老板,恰恰是钉钉所关注的用户对象。钉钉通过考勤敲开了中小企业的大门,也很机敏地把握住了中小企业老板的痛点,开发了出差打卡、拜访客户打卡等一系列功能。

有职场人曾在网上吐槽:

他们领导会根据下班后打卡回家的次序,找那些晚上8点就下班的员工谈话

也就是说,这样的行为表现出来的钉钉产品逻辑,其实来源于买单的客户——中小企业的老板们。而中小企业的老板们的选择是不信任下属,监控下属,消耗下属。

因此,立志从腾讯的社交王国里撬开一个口子的钉钉,精准抓住了老板们的痛点,配合老板们实现了这些“作恶”的功能。

张一鸣的飞书虽然是后起之秀,但在某些方面与钉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实话,飞书比钉钉似乎更符合互联网企业的需求。号称屏蔽了上班打卡等功能的这款软件,一出道就在互联网圈子里赞扬声不断。

但飞书其实是一个目标责任制加协同管理体制为核心的在线办公系统,号称今日头条的任何一个员工都能在系统上看到张一鸣的工作目标。这也意味着任何一个人的工作目标都可以被查询,而且只要有人约定一个时间段的工作,到那个时间段,系统会自动地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开所谓的飞阅会,并不会去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这一个被布置的工作。

这就会给职场中的一些“甩锅”行为留下通道,尤其是在企业大了以后,你随便将工作甩给别人,别人在不知情时就被拉进来开会,主管那边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此外,这一套管理体系符合张一鸣等今日头条高层的胃口,更适合互联网化的文化创意团队,换成传统工业产业的公司,这套东西就失去了实际应用价值。

在前期推广过程中,“飞书”搞了很多次推介会。内容类的互联网公司都对“飞书”的系统非常感兴趣,而其他公司则未必。据Tech星球报道,中国黄金CIO周韩林在飞书举办的内部分享会上听完产品介绍后,就觉得不适合自家公司使用——“产品比较适合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内容公司。”

这也成了“飞书”在企业信息系统软件领域竞争的软肋。

企业微信在三者之中最为中庸。它似乎综合了两者的特点,又显得不那么突出。但企业的打卡以及“钉一下”信息的必然传递等功能,也被企业微信继承并换了一种表达形式;而飞书中体现的日程管理、目标管理和飞阅会等形式,企业微信用腾讯会议等附件的方法一一实现。

这就让企业微信在职场人中的感受,跟前两者没了什么大的区别。

当然企业微信比前两者稍微净化一些的,是它有下班或者休息的功能,点击这个功能之后,所有的信息将不再收到。

但这也只是一个有点理想化的想法,毕竟你敢不接受老板或者上级的相关信息,他们就敢炒了你的鱿鱼。

03

信任用户才是基石

钉钉在海外被打低分,以及刚刚发生的微信封禁飞书事件,似乎说明这个市场要迎来突然的爆发。

但开发APP要遵循的重要一点,却被三者无情地抛弃了。

就APP开发而言,所有产品都有自己的设计逻辑,基础就是要选择信任用户。但这三种办公用的APP,开发和功能设计的逻辑是迎合付费的老板的需求,从而选择不信任所有的基础用户。

因此,现在这三种办公软件,一边是爆发性的用户增长,一边又被人口诛笔伐,就不难理解了。

一个拥有双边用户的App,为了冲量蒙眼狂奔,拼着命只满足其中一方的很不人性化的需求,怎么可能不被诟病?

最让人无奈的地方,是为了“成就”一个用户量上亿的App,这三家企业办公软件都把选择权拱手交给了买单的企业老板。这就造成即使有照顾员工感受的设计功能,很多老板也不会使用。

而App真正的主流职场用户,却被沉浸在一个缺乏信任、不够人性化、甚至违法(劳动合同法规定员工每天加班不超过3小时,每月不超过36小时)的工作体验中。

有一种声音,听起来挺极端,但在朋友圈却收到了一片叫好:

用钉钉等办公软件的公司,不要去,直接面试时就筛掉;

因为,你会遇到坏老板。【《正经社》出品】

【声明:文中观点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校对|然然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加载全文